菲傭放大假,通過家政公司請了個鐘點工幫手做清潔,我們叫她梅姐。梅姐五十開外,家住牛頭角,每小時八十元的工酬,她說家政公司並不抽傭,可全部入袋。她坐地鐵到九龍塘後,便步行十數分鐘走上畢架山來,這樣一來一回省了近十元車資。梅姐有一子一女,兒子從科大畢業後打政府工,她王婆賣瓜地說:兒子很聰明,他喜歡做什麼工作,由得他去!
  梅姐三十九歲那年,又生了個女兒,正在聖保羅男女中學讀書。看的出,梅姐對女兒的自豪遠勝兒子,她說當年借了朋友九龍城住址,女兒被配往九龍塘一間名校就讀,曾連續三年考全級第一。升中時,同時被協恩、德望、聖保羅錄取,考慮到小學已是讀女校,所以中學選了聖保羅。
  教琴教畫老師都是上門的,學費雖貴些,但女兒多了讀書時間,梅姐說個個家長都是這樣的啦!女兒鋼琴考到八級,中國舞考到六級,而且聽話乖巧,“她已長的比我高……多讀點書,希望她將來不會像我這樣辛苦命。”問她:女兒是你一手帶大嗎?她答:“那還能是誰?”真聽得人肅然起敬!
  兩年前,我在元朗也見過一個考上聖保羅男女中學的男孩,他家住村屋,家境普通,據說這男孩讀書好兼擅長球類運動。他父親對人說,大人再怎樣吃苦受累,也不能誤了有出息的孩子,一定會全力支持他!
  (摘編自香港《大公報》 文/慕 秋)  (原標題:栽培兒女)
創作者介紹

關鍵字行銷

gx28gxhqt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