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戀網游,買裝備缺錢,29歲的打工者,攜帶一把鐮刀、一把鐵鎚、一把水果刀及安全繩,夜裡潛入番禺區大石街今日麗舍小區怡景苑一住宅樓22樓宋某家中盜竊,被髮現後殘忍殺害宋某夫婦、宋某父母及一雙兒女,製造了血腥的滅門慘案,之後逃回公司。昨日,番禺區檢察院對這起“4·29”今日麗舍小區6屍命案犯罪嫌疑人蘇某,以涉嫌搶劫罪、故意殺人罪依法予以批准逮捕。
  夜潛入房被髮現後殺害六人
  據蘇某交待,他今年29歲,籍貫河南,因升級網游裝備欠下6000元債務,萌生搶劫的惡意。
  事發番禺區大石街今日麗舍小區怡景苑22層靠單邊的住宅,是三室一廳構造,住著祖籍為吉林的宋某(男,35歲)一家六口,包括宋某夫婦、一對子女及宋某的父母。怡景苑是棟高23層的電梯樓房,每層10戶。
  今年4月28日凌晨3時許,蘇某攜帶一把鐮刀、一把鐵鎚、一把水果刀及安全繩,爬上今日麗舍小區住宅樓頂層。他在樓頂站了一段時間,最後利用繩索向下攀爬至被害人宋某一家人居住的樓層,從打開的窗戶鑽窗進入宋某家中。
  蘇某正欲實施盜竊時,發現客房內睡著的宋某父親,他手持鐵鎚,擊打其頭部,意圖致宋父昏迷再實施盜竊。不料宋父被打醒後起床徒手反抗,宋某聞訊趕至該房,與父親合力與手持鐵鎚的蘇某搏鬥。期間,蘇某拔出水果刀刺傷宋某及其父親,後持鐮刀相繼將宋某父親、聞訊趕到房門外的宋妻和宋母及宋某四人砍倒。
  蘇某在洗刷身上血跡期間,聽見宋某5歲女兒及2歲兒子在房間內啼哭,遂手持鐵鎚、鐮刀將二人打死。
  處理現場17小時後逃回住處
 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作案後的17小時,蘇某竟然一直留在凶案現場,對6名死者屍體及現場進行了清洗。“見到死者滿身是血趴在地上,洗乾凈感覺會好受點。”蘇某接受調查時說。據悉,蘇某曾用熱水沖洗屍體,用布抹擦和用刀刮帶血牆面等手段破壞現場。直到4月28日晚8時許,蘇某才攜帶搜到的6000多元現金、一條黃金手鏈、銀行卡等物逃離現場。
  4月29日下午3時許,屋主夫婦的朋友造訪,敲門無人應答後選擇報警。宋某全家已有整天沒有出門,聽不到任何聲響的朋友感覺到異常。警方破門入內,卻發現宋某6人倒在血泊中,已全部身亡。
  番禺南村某工業區宿舍,距離案發地今日麗舍小區有數公里。案發後,蘇某逃回了住處。
  在公司宿舍被抓前還玩網游
  據警方調查,在被警方抓獲前,蘇某還玩了網絡游戲,部分盜搶所得來的現金,已被他用於購買了游戲裝備,黃金手鏈和銀行卡則還在宿舍。
  蘇某是5月3日在其打工的番禺區南村鎮某公司宿舍被抓獲歸案的。當日凌晨5時許,包括特警在內的數十名警力,驅車進入南村鎮某工業區內,在將蘇某居住的宿舍包圍後,幾名戴著頭盔、身穿防彈衣的特警迅速開窗跳入房間,將蘇某牢牢控制。“蘇某被抓時沒有過多反抗,我們部署了足夠的警力,當時宿舍內只有他一人。”番禺區公安局副局長謝展華介紹說。
  目前案件目前尚在進一步審查中。
  蘇某其人
  性格內向無作案前科
  據警方調查,蘇某家人稱蘇某平日表現正常,高中學歷,無不良嗜好,性格有些內向,只是喜歡上網打游戲。蘇某已婚育,孩子在老家,年齡與宋某的兒女相仿。蘇某在2008年開始來廣東打工,此前曾進過電子廠,被抓時所住的宿舍為工廠宿舍。警方暫未發現其有受過處理的記錄。
  蘇某公司回訪
  工人稱“他是老闆高薪請的”
  南都記者瞭解到,蘇某曾在番禺區南村某工業區內的一家音響製造公司工作,蘇某老家的村民也說,蘇某有個姐姐和姐夫就在廣州做音響生意。
  5月5日至7日,南都記者多次到訪這家公司。在辦公區域旁有一個占地上百平方米的廠房,裡面有生產揚聲器的工作台,廠房裡只有4名中年人,兩男兩女。記者試圖詢問蘇某在公司的情況,但4人雖然承認蘇某是公司的員工,但並不願意多談。一名男子只說了句“他是老闆高薪請回來的”,另一男子就打斷了話頭,請記者離開廠區。
  周邊公司的員工和工人,或來這家公司拿貨的生意人,面對南都記者的詢問,都表示不認識蘇某此人。
  延伸調查
  虛擬榮耀的殘酷現實
  在東順工業區內有許多工廠,有工人宿舍就在園區內。5月6日下午,南都記者在一間宿舍找到另一工廠的工人小歐,他有台式電腦玩網上的撲克牌游戲。小歐說,由於工業區地理位置較偏僻,周邊連找個吃飯的小餐館都不多,工人下班後一般沒有其他娛樂,有條件的就用電腦玩游戲,沒有電腦的就玩手機。小歐還說,他玩的這款撲克牌游戲中的虛擬錢幣,能用現實中的貨幣通過網上充值購買。
  一名網游公司的開發設計人員介紹,以她做市場調查的情況看,目前網上部分角色扮演游戲都會有10%的玩家每天上線超過10個小時,專業術語叫“黏性高”,也就是所謂的“重度上癮”。這些玩家的收入都不太高,且很重視游戲給他們的成就感,他們的生活是圍繞游戲展開的。不過,虛擬世界也存在互相攀比的情況,比如英雄等級、高級裝備,這不僅能讓玩家在網游世界的能力大增,最重要的是獲得其他玩家的認同感甚至崇拜感。因此,不少玩家不惜花費重金,花現實的錢買虛擬的裝備。如此一來,如果有玩家本身就收入不高、工作時間長,想在短時間內獲得游戲內的某些高級裝備,就變得十分困難。
  而蘇某,就採取了最偏激的方式。
  死者信息
  本是溫暖一家人
  據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住戶稱,遇害的宋某祖籍東北吉林,現持有韓國護照,在白馬服裝城有檔口。其妻是湖南人,平時宋某在外做生意,妻子在家照顧孩子。兩人育有一對子女,女兒5歲,兒子兩歲。“女兒就在小區里的幼兒園上學,經常能看到媽媽帶孩子在小區里玩,一家人和其他住戶相處得還不錯。”
  一住戶向南都記者提供了宋妻的微信,從其微信朋友圈可見,其年輕靚麗,有多張和孩子的合影。最近的一條朋友圈微信發於4月26日,內容是轉載了一些老照片。該住戶稱,他對這家人印象不錯,他孩子和這家的小孩在一起上幼兒園,對於宋家的慘劇他感到震驚,也對小區治安狀況感到不安。
  溫馨提醒
  警方提醒:夜盜多發生在凌晨1時至5時,案犯利用事主熟睡之機,採取攀氣、水管,從樓頂利用繩索下滑翻窗入室盜竊。對易於攀登的地方,可用鐵絲、黃油進行纏繞、塗抹,進入頂樓的門要記得關閉。此外,家中要安裝防盜網,晚上要關好陽臺門。如果半夜聽到異響,先不要聲張,觀察情況後再伺機報警。
  追訪
  犯罪嫌疑人老家村民印象中的他:
  “平時那麼老實個人,咋恁個狠嘛”
  5月7日,南都記者來到河南太康縣常營鎮,找到蘇某父母家但被拒絕採訪。次日,記者找到蘇某大姐家,其大姐夫接待了記者,但不願多說。之後南都記者詢問了多位村民,試圖瞭解蘇某的一些情況。
  家中幼子 高中畢業外出打工
  春末的常營鎮,楊樹飄絮,蘇某老家的紅色木門緊閉,對面是村裡唯一的小賣部,也是村民閑時聚集聊天的地方。據村民稱,蘇某的父母對於兒子涉嫌殺人的消息也是聽別人說的。“有人在網上看到新聞,就告訴他們了”。村支書蘇自更說,現在村裡人幾乎都知道了蘇某的事。蘇某父母得知消息大約在5月3日,此後就家門緊閉,很少有人出入。
  村支書蘇自更稱,村裡100多戶約1600人,其中六七百人都在外打工。
  “蘇某高中畢業就出去打工了,村裡人基本都是讀完初中、高中就出去了。”蘇某家唯一肯接觸記者的是其大姐夫。大姐夫稱其對蘇某也不瞭解,一是因為自己在鄰村住,按農村習俗,他畢竟是“另外一個家庭”;二是因為他“自己也剛從新疆(打工)回來,家裡要栽西瓜秧”。
  關於蘇某,村民很少能說得清,只知道他是家中幼子,上面還有5個姐姐。大姐嫁到鄰村,至今務農,另4個姐姐都在廣東打工。蘇某在村裡讀小學、鎮里讀初中、縣裡讀高中,此後便去外地務工,十多年村裡人也不知道他都做過什麼,“蘇某去年過年都沒回來”。
  曾離過婚“連殺只雞都不敢”
  對於蘇某其人,村民更多的是知道他“離過婚”。據村民說,蘇某的前妻也是太康縣人,兩人在外打工時認識。大約2年前,兩人離婚,留下兩個孩子給父母照顧,大女兒七八歲,小兒子五六歲。
  據鄰居回憶,蘇某吸煙,平時見到人也客客氣氣,還有些禮數,“看見我們都是叔啊嬸啊地喊著”。蘇自更稱,蘇某體形較瘦小,“看著沒啥力氣,別說殺人,我看他在家連殺只雞都不敢”。一名曾教過蘇某的老師回憶,蘇某從小幾乎沒打過架,也很少與人發生爭吵,根本不像“窮凶極惡”的人。但就是這樣一個人,卻在廣州涉嫌犯下殺人的罪行,一些村裡人第一反應都是不敢相信,“平時那麼老實個人,咋恁個狠嘛”。
  按照村民的說法,蘇某家並不缺錢,父母種著十多畝地,幾個姐姐在外打工的錢也蓋起一棟在村裡還算起眼的房子。據他們所知,蘇某在外打工的錢都自己花了,很少貼補家用,對於蘇某玩“網游”的事情,村中老人表示“我們咋個懂那些嘛”。
  統籌:南都記者 沙龍
  採寫:南都記者 張釗 陳萬如 謝亮輝 沙龍 通訊員崔傑鋒番警訊龔宣實習生 範夢琪  (原標題:網游缺錢屠刀滅門)
創作者介紹

關鍵字行銷

gx28gxhqt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